当前位置:威尼斯彩票 > 学人档案 > 对面的远光灯终于开过去了,太平景象

对面的远光灯终于开过去了,太平景象

文章作者:学人档案 上传时间:2019-09-25

  「卖油条的,来六根——再来六根。」

           离开老家好多年了,经常梦到老家,老房子,奶奶,几岁时候的弟弟,仿佛记忆一直停留在童年。所以一直想写给天堂的奶奶。 

我望着她在猪圈门口一闪而入,就不知所措了。本来,我打算好了:先是被他辱骂加毒打,因为夏天几乎没穿衣服,比起上学期期末考试那回,肯定要疼得多,不过也好,最好疼死拉倒,让他断子绝孙,然后他浑身是汗气喘如牛骑车上班,再然后,我妈发挥她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苦口婆心,好了,一个下午结束,晚上躺在凉席上就着电风扇想着班上那个浑身都散发着潘婷洗发水香味的张蕾养伤,而第二天,谁还会记得期末考试这档子事呢。

  「要香烟吧,老总们,大英牌,大前门?

图片 1

我立在堂屋四处看着,觉得皮肤瘙痒难忍,恨不得操家伙收拾自己一顿。我想找点事做,于是我就钻进我知道现在肯定是又热又臭的猪圈,看看要不要再提几桶水给猪凉快凉快。进去一看,我妈正坐在一袋糠上,眼睛呆呆地看着睡得鼻子直哼哼的猪们,如要饭的祥林嫂。

  多留几包也好,前边什么买卖都不成。」

桐子花

我问她要不要再提几桶水,她漠然地看了我一眼,又转过去欣赏猪,好像在说别调皮,人家在欣赏艺术呢。我就提起角落里的水桶,去井边打水,倒在猪圈里。然后回到自己房间里,打开电风扇,把暑假作业拿出来,一反之前的装模作样,而是认真做起来,全程没有打过一个哈欠,真奇怪,难道是良心发现?不可能。因为晚上他回来后——他中午没回来,肯定是脱不开身。说不定他在处理事情的时候,心不在焉,总考虑着如何把我碎尸八块喂狗吃。

  「这枪好,德国来的,装弹时手顺;」

      经常有幅画面浮现在脑海之中,风和日丽的中午,奶奶坐在老房子的椅子上休息,看到我放学回来,就在叫我,“快点吃饭,吃了就上学。”家门前就是一大片的稻田,风吹稻花香,不远处的池塘里荷花盛开,稻田边一条水渠蜿蜒,水渠边的桐子树,开满了桐子花,清风徐来,花香泌人心脾。

突然,电话响了,我跑到门口喊我妈,我妈拿起电话,一听是我爸的声音。我就隐在我房间的门帘后听。其实不用听就知道,肯定是解释他单位有事,对不能即时回来负起父亲使命大张旗鼓地打我表示遗憾和愧疚,但他信誓旦旦保证,晚上回来后肯定发挥我军宜将剩勇追穷寇的顽强作风,痛打我这只癞皮狗。但他洪亮的声音却是说他一下午想了很长时间,觉得他对我的期望太高了,教育手段也简单粗暴,以后要改变,还要我妈也看开点。电话里他甚至还开玩笑说即时我成绩一塌糊涂,但身体看起来蛮结实的,人也机灵,去当兵,他再腆着老脸找找人,说不定以后军衔比他还高。最后他说他晚上不回家吃饭了,因为待会要去王商村,那里稻田虫子就是药不死,农技站请了县里的专家去,他要作陪。

  「我哥有信来,前天,说我妈有病;」


我妈一边听一边说她早就劝他要改变方法他就是不听,不过现在明白过来也不迟,还说她相信自己的儿子不是学不好的,然后就是老一套地叮嘱她老公路上要小心,酒不要喝,要喝也喝少点,意思意思就行了,还小声向他汇报说我中午回来以后提水呀,做作业也,一下午都没出去,乖得不得了,估计我迷途知返了。

  「哼,管得你妈,咱们去打仗要紧。」

图片 2

我滴个天,外面烈阳还高悬,她就夸张成这个样子,真是容易满足。

  「亏得在江南,离著家千里的路程,

池塘里的荷叶

他听了我妈的汇报,顿了一下,然后说原来这孩子服软不服硬,他这个做爸的,有责任呀。我妈说是呀是呀,电话里也说对呀对呀,两人情绪高涨,恨不能立刻举杯庆祝。

  要不然我的家里人……唉,管得他们

         跟奶奶呆在一起也没有几年,可一直觉得跟奶奶最亲,她很爽快大方,走起路来风风火火,嗓门又很大,很多人都经常来找她聊天,有个同村的奶奶离得有点远,但每天喂猪都要绕过来跟她聊天。从门前经过的人都爱跟她聊上几句。

接完电话,我妈在外面问我晚上吃什么,说要不要吃红烧鱼再摊一圈面皮,辣椒放得多多的——她知道我最喜欢吃这个了。真是奇怪,成绩倒数,待遇却优厚。我搞不清楚,就冲外面嚷说正做作业呢,别烦。我妈听了,不但不恼,反而竟哼起小调来,好像她听到我昭告天下老子从此要发愤图强考清华北大了。

  眼红眼青,咱们吃粮的眼不见为净!」

          那会奶奶经常带我去山上扒松针,积累积累几十斤了就拿到街上去卖,1毛多一斤,通常都能卖个八、九块钱,然后我们两人一起吃两根油条配碗清汤(馄饨),你一口,我一口,奶奶说  ”别告诉你妈“ ,“嗯,这是我们的秘密”。

晚上她果然做了红烧鱼摊了面皮,辣椒辣得我眼泪直流,就像半年前被狠揍一样。我一边左手抹汗舌头乱甩一边叫我妈快来吃。她从我房间里出来,手里拿着我的暑假作业,边走边翻,说哟,做了这么多,估计再有几天就做完了,字还这么工整,变化这么大,几乎认不出来你了。我用麻酥酥的嘴唇说她别小看我,我考不好,是不想考好。

  「说是,这世界!做鬼不幸,活著也不称心;

图片 3

吃完后,我妈洗碗,我看电视。她弄好洗澡水后,我洗好躺在院子中间的床上,闻着四周弥散的蚊香香味,无比惬意,觉得自己的人生,好像从此刻才真正开始——我心里知道,这跟他这一天没打我无关。我妈洗好后,香喷喷地,躺在我身边——这一幕好像从四年级开始就断了。

  谁没有家人老小,谁愿意来当兵拼命?」

松树林

我们没有说话,各自看着星星慢慢地想着什么,渐渐地,起了风,猪圈前边一排高高的杨树叶片哗啦啦响起来,这时,电话响起来,我翻身下床去接电话——以前,我觉得电话跟我无关,哪怕它响得爆炸而我听得抱头撞墙,我也不会去接。

  「可是你不听长官说,打伤了有恤金?」

          寒冷的冬天,奶奶喜欢在炉盆里放上几个芋头,一边扒拉木炭,一边跟我聊天,说“等我老了,你长大了,会不会养我呀”,我说”会“,”我会给你买油条、清汤吃,”“会个屁!”奶奶哈哈大笑,一巴掌拍在我屁股上,”快去看下芋头熟了没?“

电话那头说快叫你妈来,我喊我妈,我妈笑眯眯地拿起来电话,听了,就晕了过去——从王商吃完晚饭,一群人往回走,我爸说家里有事先走了。骑车半路上,被一辆土方车当场撞死了——家里有事,有啥事?就急成这样?

  「我就不希罕那猫儿哭耗子的『恤金』!

图片 4

现在,那个动不动就打我往死里打我的他被撞死了,真是,我应该怎么表达呢?应该高兴吧,可是我高兴不起来呀,因为我的眼泪就是往下坠,他妈的就是往下坠,而嗓子就想喊,就想他妈的喊破嗓子。

  脑袋就是一个,我就想不透为什么要上阵,

炭盆

办完丧事,其实办什么呢?他被撞成一滩泥水,面目全非,好在国家规定不可以土埋,统统火化,否则我还要伺候棺材中的他,这样我心里会迷茫,因为活着的他,跟我一样,是多么地帅气呀。捡好他的骨灰,回到家,我妈真是搞笑,竟然从她房间里抱出一个跟我身高差不多的大狗熊,白不白灰不灰的——这只狗熊,应该是老狗熊了。它是我爸退伍回来买的,我当时觉得他一个大男人,竟然学着小男生在心仪小女生过生日时的派头,送我妈一个这么大的狗熊,真是好幼稚——这说明军队是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

  砰,砰,打自个的弟兄,损己,又不利人。

           奶奶在我上中学之前,身体很好,有时晚上炒盘黄豆,或者花生米,喝一碗水酒,吃完饭去草坪上和大家一起坐坐,说说十里八乡发生的新鲜事,很惬意。

但我有时趁他们不在,就去抱它,觉得抱着它,感觉温馨无比——当时我觉得我啥都不缺,就缺温馨这个烂俗无比的词。

  「你不见李二哥回来,烂了半个脸,全青?

          上中学以后由于住校,基本上一星期才能回一天,功课紧张,我很少能照顾到她。  奶奶97年身体就开始不好,算命的说,“73是一坎,过了就长命百岁”,可她终究没有过这个坎。98年春节的时候奶奶走了。那年我刚好初三。

她对我说:“你爸以前回家,经常抱它,说抱它就像抱你一样。”

  他说前边稻田里的尸体,简直像牛粪,

             后来读中专的时候,看了本书,作者为了完成小时候的梦想,买了很多很多的油条坐在操场上吃,我泪流满面。。。。。。这也曾是我的梦想,我也想买很多很多的油条和奶奶一起吃。。。。。。。

  全的,残的,死透的,半死的,烂臭,难闻。」

  「我说这儿江南人倒懂事,他们死不当兵;

  你看这路旁的皮棺,那田里玲巧的享亭,

  草也青,树也青,做鬼也落个清静:

  「比不得我们——可不是火车已经开行?——

  天生是稻田里的牛粪——唉,稻田里的牛粪!」

  「喂,卖油条的,赶上来,快,我还要六根。」

本文由威尼斯彩票发布于学人档案,转载请注明出处:对面的远光灯终于开过去了,太平景象

关键词: